登錄 / 注冊
設置
字體
背景
茅山捉鬼人
[茅山捉鬼人]

第二百二十八章 血貔貅
科幻
類型
青子
作者
2018-05-07
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

第二百二十八章 血貔貅

?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金帥趁葉少陽對付自己那些手下的同時,來到祭壇前,解開了那個少年身上的繩索,拖著他向棺材走去。

    葉少陽發現的時候,他已經把昏迷中的少年擺在棺材上,手拿著一把匕首,對著少年的胸口比劃著。

    仇人之心!

    葉少陽雖不知道這少年的身份,但想也知道,金帥一定是想把他的心挖出來,當作仇人之心來祭祀。

    眼看這少年要被挖心,葉少陽揚起勾魂索,啪的一聲抽在金帥臉上,將他打飛出去,然后命令小馬趕緊上前,把這少年轉移到安全地方,只要保護好他,今晚的祭祀就沒辦法完成。

    葉少陽頓時感到內心輕松了不少,一個金帥,實在翻不起什么大浪。

    金帥重新站起來,后退幾步,目光極其怨毒的看著葉少陽,顫抖的說道:“你壞了我的好事!”

    葉少陽淡淡一笑,道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金帥一狠心,居然干出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:把右手的尾指塞進嘴里,嘎嘣一聲咬斷。

    葉少陽當場怔住,把自己手指咬斷,這得多大的毅力才能做到?最重要的是……他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少陽哥小心啊,他要施展血巫術了!”

    葉少陽回頭一看,覃小慧正從后面跑過來,看到金帥的反常表現,也是一臉緊張,說道:“小拇指是血巫師的命指,把命指咬斷,一身修為就廢了,但可以施展出強大的禁忌巫術……”請,謝謝!

    葉少陽再看金帥,嘴里叼著咬斷的手指,疼得滿頭大汗,卻還強撐著,用一種怨毒而絕望的眼神望著葉少陽,然后……開始用力咀嚼斷指,咬的嘎嘣響,一股血水順著嘴邊流下來,匯聚在下巴上。

    這幅畫面,給人的感覺不是惡心和恐怖,而是一種說不出的詭異……想到他用力嚼碎的是自己的手指,葉少陽便感到后背有一絲涼涼的。

    突然,金帥張開嘴,向外噴出一口咬碎的肉和骨頭渣,然后雙手結印,口中念念有詞。

    那堆碎肉落在草叢里,瞬間腐爛成一灘黑血,左右搖晃著,從中間倏然伸出一只手來,嚇了大家一跳。

    那只手抓住黑血的邊緣,慢慢爬上來,卻是一只通體紅色的動物,體型像狗,臉長的卻像是豬,沒有嘴唇,兩排黑色的犬牙直接暴露出來,牙縫中流出一股股黑色的黏液,上面爬著很多又細又長的紅色蟲子。

    “這特么什么玩意!”葉少陽一邊后退,一邊并起雙手,用右手的指甲,劃破左手掌心,一共四筆,畫成一個“爻”字。

    “這是貔貅,血貔貅!”覃小慧緊張的說道,“這東西喝風生靈,要速戰速決,千萬別讓它吸太多空氣!”

    果然,她話剛落音,血貔貅裂開兩排獠牙,深深吸了一口氣,身上的顏色立刻變得深了一層。

    葉少陽一抬手,打出一把五帝錢,血貔貅立刻閃身躲避,不料葉少陽這一招只為封位,算準了他逃跑的方向,用最快速度沖了過去,血貔貅的反應也是極快,身體一拱,鉆到葉少陽腋下,張開血盆大口,對著葉少陽肩膀咬去。

    葉少陽揚起左手,一掌拍在它身上,掌心的爻字血符立刻激發,將其拍落,然后不給它逃走的機會,左掌一兜,撈住它的脖子,身體順勢一倒,壓了下去,左掌按在它腦門上,殷紅的血,從爻字血符的傷口里不斷流出,接觸到血貔貅的身體,立刻好像被火燒一樣,發出噼啪的油爆聲,白煙冒起。

    這是葉少陽聽到覃小慧的話之后,采取的決斷之計:用自己天師血,配合爻字血符的威力,爭取在最短時間內滅殺這血貔貅,不給它任何增長靈力的機會,他從沒想過見識這怪物吸氣到最后,能強大到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血貔貅的身體,從上往下一點點化成了粘液,掙扎也變得越來越無力。金帥看到自己廢了一身修為召喚出來的血貔貅,一點本事也沒發揮出來,就被葉少陽斬殺,心中又驚又怒,不過這貨也是有著足夠的隱忍,趁著葉少陽對付血貔貅的工夫,立刻想到逃走,然而剛往谷口方向跑了幾步,突然一個人影擋在面前,定睛一看,是覃小慧。

    覃小慧冷冷的看著他,說道:“背叛大巫仙家族的叛徒,還想跑嗎?”

    金帥聽了這話,冷冷一笑,“我是叛徒,但我起碼是個人,不像你,連人都算不上了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覃小慧一抬手,金錢鏢飛出,從金帥臉頰上飛過,切下一塊皮肉。

    金帥慘叫一聲,捂著臉往回跑到祭壇旁邊,覃小慧追上去,他就繞著圈跑,這貨雖然修為喪失,但體能還是不錯,覃小慧從右邊追,他就往左跑,從左邊追就往右跑,弄的好像捉迷藏似的,覃小慧累得氣喘吁吁,卻是抓不住他。

    那邊,小馬把那少年放好之后,立刻返回,尋思著自己能干點什么,看到葉少陽在費勁的滅殺血貔貅,剛要上去幫忙,葉少陽抬頭訓斥道:“別管我這邊!它一會就不行了,你忘了我讓你來干什么!”

    小馬一怔,立刻想到自己的使命,屁顛屁顛的來到那口棺材前,看過去,祭池里的血已經流完了,三塊玉環也不再旋轉,從中間的孔洞里,不斷向外冒出紅色的血光,還有類似一個人的勻稱的呼吸。

    血蠱尸王?

    小馬臉上立刻露出猥瑣的笑容,從腰上解下一包血袋,打開后全倒進了棺材上的孔洞里,立刻聽到下面那個家伙“咕咚、咕咚”的喝著,還發出了一身舒服的呻吟,一袋倒完,小馬憋住笑,又打開一袋倒下去,那東西喝了兩口,突然停住。

    幾秒鐘之后,一聲充滿憤怒的吼叫聲,從棺材里傳出來: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棺材蓋被從下面砰砰的用力敲擊著,黃銅做的棺材蓋上,立刻起了好幾個鼓包,但依然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通過這家伙的一系列行為,小馬能感覺到它的憤怒,樂不可支的笑了起來。最(醉)新樟節白度一下~籃、色書吧
4439小游戏二人麻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