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 / 注冊
設置
字體
背景
網游之天譴修羅
[網游之天譴修羅]

第598章 如果……
網游
類型
火星引力
作者
2018-05-06
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

第598章 如果……

"雖然已經分別了十三年,但我對蝶舞的心和感情從來沒有變過.我所虧欠你的,我會用這輩子剩下的所有時間去彌補,所以……你惱我,恨我,想懲罰我……怎么都好,但一定不要再離開我了,我已經失去了若若,千萬不要再失去你."凌塵抱的越來越緊,夢囈般的訴說.
劍皇就是軒轅蝶舞,這一點,他已經是萬分確信.軒轅蝶舞認出他后卻一直避著他,今天又決然離開,他也始終認為是自己讓她心碎……畢竟為他付出一生,再見時,卻發現他和另外一個女孩在一起,這對癡情至深的她無疑是巨大的打擊.她就算因愛而生極恨,也是應該.
軒轅蝶舞在新城危難時,會第一時間出現,全力護城,證明她對自己絕不是純粹的恨.因而……他本以為自己說完這邪,會讓軒轅蝶舞決絕的心軟下來,不再離開.但,懷中的身體卻再一次開始了掙扎,而且掙扎的比之前還要劇烈.
"我不是軒轅蝶舞……她已經死了……我不是她!"
她一邊拼命掙扎,一邊用盡全力的大喊著.聲音依舊嘶啞,但其中卻蘊藏著再也無法掩飾的泣音,和一種近乎撕心裂肺的絕望哀戚.
莎蒂斯伊咔一直在凌塵身邊靜靜的看著他們,從凌塵的訴說,她足以猜到他們之間是怎樣的關系,又發生過什么.凌塵所說的話中所帶有的情感溫軟真摯,足以讓任何女孩的心為之融化,她本以為劍皇會就此淪陷,但沒想到卻是更劇烈的掙扎,她好奇的微仰起臉頰,看著那個劇烈掙扎的身影……忽而,她的雙眉猛然跳動了一下,臉上露出深深的詫然之色,雙眼定定的看著劍皇,看了很久……
"蝶舞!我怎么會把你認錯?
?"
"我不是她……她已經死了……在十三年前,就已經死了……我叫風邪羽,不叫軒轅蝶舞!"
"蝶舞……"劍皇的抗拒讓他有些無所適從,軒轅蝶舞對他用情至深,十三年分別后重逢,就算她有怨氣,也不該是這樣的啊!他抱緊著劍皇不讓她掙脫,揪心的說道:"我知道我辜負了你,你再怎么恨我都是應該的,可是……"
"她不恨你!"劍皇用力的搖頭,面部擴散著越來越大的濕痕:"她當年面對的是你的死亡,那對她來說,是世界上最殘酷的事,而你沒有死,這對她來說,更是世界上最大的幸福.失而復得,死而復還,她除了感激上蒼,還會怨什么,恨什么.那個叫若若的女孩,她只有無盡的感激,因為是她一直陪著你.你和她在一起可以過的幸福,她也只會高興和安心……她為了你可以付出一切,就算怨恨整個世界,也永遠不可能怨恨你什么.但是……我不是軒轅蝶舞,她真的已經……死了……我不是她!"
凌塵怔住了,雙臂的力氣在失魂落魄間逐漸的失去.
蝶舞不恨他……是啊,一直都是自己單方面的愧疚.以蝶舞那嬌柔似水的性格,自己做了再大的錯事,她也不會怪自己,又怎么會恨.
就算怨恨整個世界,也永遠不可能怨恨你……
她真的不是蝶舞嗎……
不!她就是蝶舞,絕對~絕對不會錯.但到底是為什么會這樣……為什么……
"你真的不是……蝶舞嗎?"雙臂的力氣完全的失去,直至垂落,凌塵目光無神的看著劍皇,聲音無力而落寞.
掙扎了許久終于擺脫,劍皇沒有就此再度離去,她用力而堅決的搖頭:"我不是……"
"那你……是誰?"
"我叫……風邪羽."劍皇的聲音帶著極力極力壓抑的顫抖.
"那你知道,蝶舞是我的什么人嗎?"凌塵看著她,輕輕說道.
"……"
"她是我的妻子."凌塵聲音輕緩,眸中流露著暖心的柔情.
劍皇身體一顫,一瞬間淚如雨下.
凌塵仰起頭來,目光迷離,仿佛在對天空訴說那段永藏心底的畫面:"十三年前那個晚上,蝶舞抱著我,沐浴著月光,在那條小溪邊很久很久,她一直在安慰著我,告訴我一定不可以對自己的生命失去信心,她會用盡自己的全力去拯救我的生命……甚至,面對那時必死的我,她拿出了一根紅色的繩子,一端綁在了我右手的尾指,一端綁在了她左手的尾指上."
凌塵的視線變得朦朧,那天晚上發生了每一幕,他都還清楚的記得……就算到自己真正死亡的那一天,他也不可能忘記.
"這根呢,是月老將我們兩個緊緊牽連在一起的紅繩,紅繩的一端連著你,另一端連著我.天涯哥哥,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?嘻……意味著,從現在開始,我,軒轅蝶舞,成為了天涯哥哥的妻子,今天是,一輩子都是.而天涯哥哥,成為我軒轅蝶舞的丈夫,我們會永遠在一起,不管發生了什么,都不會分開,誰也不可以離開誰."
"我軒轅蝶舞,愿意成為天涯哥哥的妻子.我和天涯哥哥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更愿與天涯哥哥同年同月同日死,今生只屬天涯哥哥一個人.請上天見證我軒轅蝶舞說過的每一句話,每一個字,如有違背,萬劫不復.請上天祝福我和天.[,!]涯哥哥無論發生了什么,都可以永遠在一起."
他復述著當年軒轅蝶舞所說過的那邪,已隔十三年,他卻復述的一個字都沒有錯.因為這是他這輩子聽過的最美麗的聲音與語言,是他腦海中永遠不會被磨滅的記憶,也是他在"天堂"與"地獄"那些年最大的精神支撐.
劍皇消瘦的雙肩劇烈的戰栗著,死死壓抑著不讓自己哭出聲音.
"那時候,蝶舞還是個孩子,卻用與年紀不符的認真與虔誠,面對身染可怕病毒的我,發下了以詛咒自己為代價的誓言,將自己才剛剛開始的一生,綁在了我這個隨時可能死去的人身上.她的感情,我付諸一生,都無法還盡.能有這樣的妻子,就算遭受再多十倍的苦難,我也會感謝上蒼."
凌塵低下頭來,目光脈脈的看著劍皇,嘴角勾起一抹很輕的弧度:"‘天涯哥哥,成為我軒轅蝶舞的丈夫,我們會永遠在一起,不管發生了什么,都不會分開,誰也不可以離開誰’,這是蝶舞說過的話,發過的誓言,她一定會遵守的,對嗎……對嗎?"
"可是……可我……"劍皇右手捂著胸口,已是泣不成聲.
"我和蝶舞,真的連彼此的死亡都已面對過了."凌塵依然在微笑,他悄悄的伸手,輕輕抱住了劍皇的肩膀:"死亡都沒有能把我們徹底分開,還有什么能阻止我們在一起呢?我沒有死,蝶舞也沒有死,但蝶舞現在卻在躲著我,我知道,蝶舞那么善良的女孩,她躲著我的原因,只可能有一個,那就是她正在面對著什么困境,或者身上發生了什么不好的事,她怕會連累到我……我說的對嗎?"
"不……不是的……"劍皇倉皇的搖頭,腳步軟弱的退卻著.
"那,是蝶舞不愿意做我的妻子,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嗎?"
"不!不是這樣的."劍皇更加的倉皇,聲聲碎心.
"如果,我的身上發生了和你一樣的事,你希望我和你一樣離開你,還是和你一起面對?你覺得和你一起面對會更讓你傷心,還是就此離開你更讓你傷心?"凌塵靜靜的問道.
"我……我……"劍皇節節敗退,終于再也壓抑不住泣聲.
"生死都沒有把我們分開,你真的愿意因為一序許只是小小的事,讓終于重逢的我們再次分開嗎?這真的是你想要的嗎?你想讓自己傷心一輩子,同時也讓我傷心一輩子嗎?"凌塵輕柔的說著,緩緩的,他把自己的雙臂打開,面向劍皇:"如果,你依然認為自己不是我的蝶舞,不愿繼續做我的妻子,那么,你可以轉身……如果,你是我的妻子,我的蝶舞……就到我這邊來."
空氣出現了短暫的凝結,繼而,被一股悲傷的情感所充斥.劍皇的肩膀不斷的戰栗抽搐著,灰色的面巾早已被完全的打濕……終于,在凌塵充斥著柔情和渴望的視線下,她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,所有的顧忌在一瞬間完全崩塌,全世界,只剩下身前這魂牽夢縈的身影.
"天涯……哥哥!"
這一聲呼喊如杜鵑啼血,無數的情感混雜其中,幾乎將凌塵的整個心都擊碎……但,這次的聲音,卻是純正的少女之音,再也沒有了假裝的晦澀與嘶啞.她撲向了凌塵,用盡全力的撲到了他的胸前,躊淋漓的痛哭起來,哭的肝腸寸斷,撕心裂肺.
誰能知道當年知道天涯死訊的她是多么的悲傷絕望,誰又能知道這些年她承受了多少,壓抑了多少,誰又明白當她知道他還在世上時,內心那無盡的欣喜,痛苦和掙扎……
雙手輕輕的放在她的背上,凌塵閉上了濕潤的眼睛,安心的微笑起來.終于,他的蝶舞回來了,無論她身上,或者她周圍發生了什么,但只要她回來了就會,其他的所有與之相比,都不堪一提.
莎蒂斯伊咔也輕輕的笑了起來,笑的似乎比凌塵還要開心.
軒轅蝶舞的這一哭可謂是驚天動地,似是想要把這十三年的情感一次全部發泄出來,一直哭了大半個鐘頭,直到把嗓子哭啞,把凌塵前胸的衣服完全的打濕.凌塵一直輕輕的抱著她,一動不動,一語不發,任由她發泄……能再度這樣擁抱著蝶舞,這種以往只會在夢中出現的畫面,真好.
終于,軒轅蝶舞哭的累了,哭聲一點點小了下去,她依偎在凌塵胸前,傾聽著他的心跳,把自己全部重量都傾在他的身上……這樣的感覺,對她來說同樣只曾出現在夢中.
"終于舍得不哭了?"拍著她的背,凌塵低下頭,微笑著說道.他伸出手,碰觸在了她的斗篷帽上……十三年,整整十三年了,他那么急切的想知道,十三年后的蝶舞,會是出落的怎樣傾國傾城.
剛碰觸到邊緣,他的手已經被一只纏著灰色布條的手驚慌的抓住.
"蝶舞,讓我看看你,好嗎?"凌塵反把她的手握住,在她耳邊輕聲說道.
軒轅蝶舞伏在他胸前沒有起身,聲音飄渺似風:"天涯哥哥,那么多年不見,你長的……越來越讓女孩子喜歡了,怪不得身邊會有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.但是……但是……如果我變成了一個丑八怪,你還愿意……要我嗎?"
".[,!]哈哈!"凌塵笑了一笑,反問道:"那如果我變成了丑八怪,蝶舞還愿意做我的妻子嗎?"
軒轅蝶舞條件反射般的點頭:"愿意,我當然愿意,我……我……"
"就是嘛,我的回答,當然和蝶舞一樣."凌塵握了握手心的那只小手:"我們是夫妻,同進退,同榮辱,共患難,生死與共,不離不棄.不要說我的蝶舞變成了丑八怪,就算是成了乞丐,成為殘廢,成了十惡不赦的大惡人,她依然是我的蝶舞,是我的妻子,在我心中的地位,誰都無法取代."
軒轅蝶舞的肩膀再度抽搐起來,本以為被哭干的眼淚,又一次無聲的宣泄而出.
"再說,我的蝶舞小時候就那么好看,長大了,一定更是個國色天香的大美女,怎么都不可能是丑八怪的."凌塵笑著說道,他剛一說完,便感覺到懷中的軒轅蝶舞身體劇烈顫抖了一下,一股極度悲傷心碎的情感從她的身上釋放,蔓延到他的心海深處.
凌塵的心猛的咯噔了一下,腦中忽然出現了一個可怕的猜想……
難道蝶舞她……她……
難道她一直避著自己的原因……會是…………
4439小游戏二人麻将